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广场 >> 文化广场 >> 内容阅读

加蓬共和国和古老的非洲藤桥

作者: 来源:发布时间:2013年07月31日 点击数: 打印文章

孔祥林

在各种现代化桥梁遍布全球的当今,世界上还有一种最古老的桥梁——藤桥,它就坐落在非洲加蓬共和国佛朗斯维尔市郊外,水流湍急的奥格维河上。据当地人说这是非洲唯一仅存的藤桥。

作为我国援助加蓬共和国第12届医疗队员,我曾经于1999~2001年在佛朗斯维尔市里工作过两年,也曾经亲身到达过这座古老神奇的藤桥,有幸一览它那古老沧桑的面容,亲身体验它所见证的人类发展史上那辉煌的一刻。

在濒临大西洋海岸的中西部非洲大地上,有一个美丽的国家——加蓬共和国。它位于赤道线上,是地球上气候最炎热的国家之一。在这个26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度上居住着120多万黑肤色的班图族人。18世纪这里沦为法国殖民地,1960年宣告独立建立了加蓬共和国。至今官方语言仍为法语。这个具有热带雨林气候的国家,自然资源丰富。邻近的海湾里有充沛的海洋石油。内陆地区蕴藏着2亿多吨丰富的锰矿,约占世界储量的四分之一。铀矿蕴藏量居于非洲的第二位。更可贵的是这个国家国土面积的85%被森林所覆盖,由于地理位置优越,这里日照充足、雨量充沛,有利于各种植物生长,林木储量居于非洲的第三位。乘飞机从空中俯瞰,透过夕阳下空中飘浮着的朵朵白云,你会看到这个国家绝大部分的国土都被郁郁葱葱的森林所覆盖,其间蜿蜒曲折流淌着大大小小的河流,间或有许多湖泊、沼泽、湿地散布其间。当年我国驻加蓬共和国的张大使到医疗队驻地看望大家时曾经说过,地球上有两大肺叶为人类更新空气,一叶是在南美洲的亚马逊河流域,那里遍布着大量的原始森林。而另外的一叶就是非洲的刚果、尼罗河流域,这里也遍布着大量的原始森林,奥格维河就是这个流域中的一大支流。汹涌奔腾不息的河水,泛着白色的浪花穿过佛朗斯维尔市中心,日夜不停的奔向那并不遥远的大西洋。在离市中心不远的奥格维河上游就有一座古老的非洲藤桥。凡是到达过佛朗斯维尔的外地人,都要慕名前来参观这著名古老的非洲一景——藤桥。

驱车离开医疗队驻地,穿过市政中心,一路上行。在佛朗斯维尔机场岔路口,告别柏油路,开始进入褐红色的砂石土路。时值非洲热带地区的小雨季节,蓝天碧空如洗,骄阳似火,空中不时飘过一朵朵美丽多姿的白云,遮挡住似火的骄阳,给路人带来一丝丝的凉意。一路上颠颠簸簸,扬尘滚滚,奔藤桥而去。道路在山丘与林木间蜿蜒穿行,路旁不时可见有陡峭的深沟、险壑被茂密的灌木、大树遮挡,深不见沟底。那一年曾有国内的来访者就在这里,因道路坡陡、弯急、路滑、车辆失控翻车坠入沟内,幸而沟内有大树阻挡,车辆才没有坠入沟底,只是造成多人受伤,其中一人多处骨折卧床。尚若不是大树阻挡,车辆翻滚坠入沟底,定会车毁人亡。

尽管道路崎岖不平,仍然阻挡不住人们对大自然、对人类历史奇迹的好奇之心。车辆颠颠簸簸经过数小时的行程,转过一座山坳,前面坡下是一抹平地,这是供停车使用的,远处已无车路可行。下得车来,远远听见轰鸣的水声,抬眼望去,不远处茂密的林木、灌木丛后隐约显现着一条巨大的河流,轰鸣咆哮的水声就是源自于那里,并远远的传入我们的耳中。就在这茂密的灌木、林木间,藤桥的这一端已隐约可见。

急不可耐中,大家快步来到近前。只见岸边树丛之间十数根粗大的木桩呈喇叭口形排开,木桩下端深深地插入地下,地上部分有序地缠绕着数不清手指般粗细的藤条,每根藤条的另一端被依序编拢汇集成碗口般粗大的藤缆,延伸并被固定在河的对岸。不知道何时树后转出两位黑人守桥者,我们交了过桥费后得以登桥。迈步于简陋的原木台阶,攀上桥头放眼向河对岸望去,整个藤桥尽收眼底。只见两根粗大的藤缆相距约两米悬吊,引领着藤桥穿过波涛汹涌、水流湍急的奥格维河达到对岸。两根粗大的藤缆下平行排列着十数根稍微细小的藤缆,同样贯穿固定在河两岸。这些藤缆呈U字形排列,它们构成了桥梁的骨架。U字形的两臂约一人来高。每根藤缆之间由数不清的单根藤条相隔一掌之距垂直交叉固定,并悬吊于U字形两臂顶端粗大的藤缆下边。U字形的下半部被无数更细小的藤条纵横交错编织成细密的藤网,贯穿全桥,构成了藤桥的桥面。桥梁全部由当地生长的藤本植物构建。

我们怀着好奇、紧张的心情走上这座古老的藤桥,脚底下桥面藤网松软的感觉使我们心里变得更加不踏实。透过脚下藤网,哗哗作响、滚滚流淌的河水令人目眩。桥面距离水面约7-8高。大家鱼贯登上藤桥,步入桥中间时,桥开始有些晃动,有人开始惊叫,大家身不由己的伸开双手去抓两边的藤缆。有的人则丝毫不畏惧,开始大踏步的前进,有的小步慢跑到达对岸。当我们全部到达对岸时,回首望去。美丽古老的藤桥像一条藤黄色的U字形彩带,横跨于水流湍急的奥格维河上。远处河床上游陪伴着它的有一抹绚丽的彩虹。

有了这古老的藤桥我们才得以通过湍急的奥格维河到达彼岸。才有可能看到离此处不远,景色更加美丽壮观的瀑布。

我们当时很纳闷,这样粗、数百米长的藤缆是怎么靠人工引到河对岸,并被拉成如此笔直,固定在河对岸同样的木桩上。要知道那时当地没有任何先进的施工机械,只是独木舟。在这样湍急的河流上,独木舟是绝无可能径直到达河对岸的。古老的藤桥是如何架设的,在我心中至今仍然是个谜。

在那样原始落后的状态,非洲的人们凭借他们自身的聪明才智,利用当地现存的条件建起了这神奇、古老、美丽的藤桥。而当今世界上各式各样、各种结构的桥梁遍布五大洲,它们更是令人惊讶,令人赞赏。这些全是人类聪明智慧的结晶。我们人类从原始状态一步步走来,经过无数代人的努力,具有了现代的文明。抚今追昔,展望未来,我们倍感珍惜身边的这一切。

(作者系农工党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委员会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