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广场 >> 文化广场 >> 内容阅读

医疗队的班车司机——马辉斯

作者: 来源:发布时间:2014年04月10日 点击数: 打印文章

 

 

我们援刚果(布)医疗队达兰盖伊医院班车司机马辉斯(Marius),是刚果班图族人,50岁,1.8米左右的身高、消瘦、微微有点驼背,走起路来稍许有点左右摇摆。黧黑的皮肤、略长的脸上常带着笑容,与50岁的年龄相比微显得有点苍老。但他常是衣着光鲜,一身西服革履配领带,或是崭新的衬衣配裤线笔直的西裤,脚下的皮鞋时髦且擦得晶亮,嫣然一副外企蓝领的派头。马辉斯夫人赋闲在家。他们有四个儿子,大儿子已婚成家单过。现在他子承父业,也是一名司机。有时我们在上班的路上也可以见到马辉斯和开着小巴出租客车的儿子打招呼。其余三个儿子分别在不同学校上学。有时我用法语和马辉斯开玩笑说:“你有这么多儿子,再生养一个女儿吧!”他会乐呵呵且夸张的说:“奥,没有钱,养活不了了!”。

马辉斯先后为三届医疗队驾驶班车,与医疗队一起工作已经是第六个年头了。他脾气随和、性格稳重、幽默,有时候还喜欢与医疗队员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大家都与他和睦相处。历届医疗队员对他的评价都很不错。马辉斯开车技术娴熟,他开起车来不急不躁、稳稳当当。该让的时候则礼貌相让。每逢遇到行人在路边等候横穿马路时,他会把车停下来,耐心的等待行人过马路以后再启动车辆。尤其当遇到放学归家的孩子和慢悠悠的老年人横过马路的时候,他会慢慢地把车停下来,静静地等候他们平稳的过完马路后再挂档、加油。看到车上坐着这么多中国人,行人有时会主动向马辉斯和我们摆摆手表示谢意。他开车看似不急不躁,见不到他“嗡、嗡”的大脚轰油门,着急赶路,而车速却并不慢。时常一路下来,总的时间比慌慌张张的司机还要少。路况好的时候他在你不知不觉中会把车开得很快,但仍然很稳,很少突然紧急刹车。

他的好脾气赢得了大家的好评。但有一次我却看到了马辉斯着急发火,而且是对着执勤的交警。那天下班时间到了,手术没结束我仍在手术台上做手术,没能跟班车回驻地。马辉斯送队友回驻地以后,返回医院接我回驻地。路上途经一个路口,马辉斯停车等灯,却被交警拦下。交警在查验了所有的各种证件以后,没有发现问题,便将马辉斯的驾驶证扣下,声称马辉斯违章,马辉斯不服与交警争执了起来。我坐在车里也没发现马辉斯有什么违章的地方。看着马辉斯生气着急与交警争执的样子,我知道这里另有原因。这里的交警绝大部分是好的,赤道附近炎炎烈日下值勤站岗,每天挥动手臂上千遍,吹哨子数千次,实属不易。他们工作认真,是主流。但也早就听说这里的个别交警无端扣留中国人的车辆,勒索钱财。看着马辉斯与交警争执不下的样子,我走下车来,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客气的和交警解释,并说:“我们下次注意”。但其根本不听解释,强令马辉斯把车开往警局,途中还向我作出了“捻钱”索贿的动作。声称要扣留车辆。看着马辉斯生气的样子,我也很恼火。于是我就和交警说:“这件事我全部看到了,你这样做很不友好,我将向警局领导、外交部、和中国大使馆如实反应你的情况!”。此时车已离警局不远,看着马辉斯生气和我认真的态度,那个交警没让车开进警局扣留车辆。转而让马辉斯继续开车送他回执勤岗位,到地点以后他仍强行扣留了马辉斯驾照。在回驻地的路上,马辉斯气愤地和我说:“他就是为了要钱!”…。

马辉斯是达兰盖伊医院职工,每月收入8万多中非法郎,是刚果政府每月从银行卡里给他划拨的,当然医院每月还有一些不定额的奖金。医疗队每月也给他3000非朗作为每周三、六早上出车买菜的额外报酬。另外他在首都布拉柴维尔以外的一个小镇上还有一处房屋出租。这些收入累计加起来使得马辉斯成为国家底层公职人员中的幸运者。可以说衣食无忧,甚至还有比较光鲜的衣着。马辉斯办事执着,无不良嗜好,但我经常看到马辉斯购买赛马彩票,这在当地人中很流行。马辉斯也不例外,时常拿着一份小报在琢磨着哪组号码可以中奖,还圈圈画画,然后就到医院附近的小亭子里购买赛马彩票。马辉斯常年坚持不断购买马票,还真有幸运的时候。就在上个月的一天早上,到医院后马辉斯要开车出去,我正好要外出购买物品,就随马辉斯一起外出。马辉斯开车三绕两绕,来到一处彩票兑奖处,拿出中奖的彩票,兑换了1000非朗。脸上除了常见的笑容还多了意外的喜悦。我问他是不是常中奖,他乐呵的说:“不可能!偶尔的事”。我问那你为什么还经常买彩票,他乐呵的说:“说不定…也许…”。

这就是马辉斯,一个乐观开朗热爱生活的刚果人。

(作者为农工党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基层委员会党员)

下一篇:张弛油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