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广场 >> 文化广场 >> 内容阅读

我爱新疆白杨树

作者: 来源:发布时间:2014年04月10日 点击数: 打印文章

 

 

 

 

 

多年以前,我就听说新疆的风景优美、民风淳朴。有幸能够参加援疆工作,终于圆了我一睹新疆美景的梦。

在到新疆后不久,我就和新疆的朋友克里木乘坐一辆电动三轮车前往乡下。车子颠簸在乡间小路上,我倒坐在车上,欣赏着路两旁迥异于内地的戈壁绿洲景色。突然间眼前出现了一道似曾相识的风景——来过的小路,变成了笔直的林荫道!哦,原来是路两旁密密的行道树改变了人们的视觉效果!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树啊,它或粗壮或纤细,却一律挺拔高大、笔直向上、势冲云天!到底在哪儿见过呢?我在记忆深处快速地搜索着……难道是它?!我的心跳在加快……在得到克里木的确认后,我终于跳了起来:啊,新疆的白杨,西北的白杨,我们神交多年,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以这种方式见面了!

车上的众人扶住险些摔倒的我坐下,纷纷投来不解的眼神。我兴奋地深吸了两口气——吼,没想到沙漠边缘竟有如此新鲜的空气!然后旁若无人地背诵起一段美文:这就是白杨树,西北极普通的一种树,然而决不是平凡的树……那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笔直的干,笔直的枝……一丈以内,绝无旁枝。它所有的丫枝一律向上,而且紧紧靠拢……它没有婆娑的姿态,没有屈曲盘旋的虬枝。也许你要说它不美……但是它伟岸,正直,朴质,严肃,是树中的伟丈夫!

在众人的掌声和“才子”的赞许声里,我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向大家解释了我的“白杨情结”:1986年大学毕业时,我以五年总成绩第四名的资格免试留校,并代表中医一附院参加了天津市首届讲师团,到蓟县边远地区当了一年乡村中学语文教师。大学毕业没先当医生却做了老师,尽管有困难也必须认真面对。记得第一课就是茅盾先生的《白杨礼赞》。为了做到开门红,我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以至于能背诵通篇课文,还以此做过观摩课并获过奖。刚才我就是在背课文!尽管我因为讲授《白杨礼赞》得到了工作后的第一个奖励,遗憾的是我却从未见过文中描述的白杨。22年后在如此的地点和环境里夙愿得偿,焉能不激动?!哦!大家转而夸赞茅盾先生文笔之生动,观察之准确。当然也顺带赞了一下我的记忆力。..

自此,在万里之外、举目无亲的边疆,神交了几十年的白杨树,就成了我无声的伙伴! 平时最爱读的文章是《白杨礼赞》,最爱唱的歌是《小白杨》。我走遍了南疆、北疆,发现行道树都是白杨。我也观察过甘肃、青海、宁夏、陕西的白杨,从树形到树高均不及新疆的白杨!茅盾先生赞美的是陕西黄土高原的白杨,相信他如果见过新疆的白杨,一定更加惊叹进而会有更经典的美文流传于世!

在新疆工作期间,每次外出时,望着路边的白杨我总是看不够。直到有一天我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那天我坐在车里,哼唱着《小白杨》:“……微风吹得树叶沙沙响,太阳照得绿叶闪银光……”忽然我发现路边高高的白杨树顶,个个头上都有着一团银白色絮状的花。我把这个“发现”讲给同事听,遂发生了争执。我坚信自己的“发现”,并下了请客喝酒的“赌注”。话说这一天我从县上借了一辆越野车,到喀什市接上几位援友,相约下乡去看“开花的白杨”……远远地我指着树顶上的团团“白花”要他们请客,他们仍然“死不认账”,我们只好停车看个究竟。在一棵高大的白杨下,我围着树转了好几个圈,从不同的角度仔细观察,终于确认树顶的“白花”实为“太阳照得绿叶闪银光”。于是愿赌服输。喝酒时我除了自嘲:有时眼见也不一定为实。更由衷地佩服歌词作者的生活功底,对“艺术源于生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进一步感叹,一切有生命力的艺术作品无不有着深厚的生活基础。

在深入了解《小白杨》词曲作者的情况时,我得知其生活原型就在新疆。于是我和一位当地的朋友相约去寻访“小白杨”。“小白杨”是位于塔城地区巴尔鲁克山下,中哈(哈萨克斯坦)边境上的一个哨所。我们自驾三天终于找到了它。哨所的战士们给我们讲了一个感人的故事:20世纪80年代初哨所的一名战士回家探亲,母亲鼓励他在部队好好干,别想家,还让他带回10株白杨树苗,叮嘱他要像白杨树一样扎根边疆,为祖国守好边防。由于哨所干旱缺水,战士们吃水都要在一公里外的河里去挑,尽管战士们每天用洗脸刷牙节省下来的水精心浇灌,但是小白杨难以忍受干旱、风沙、严寒的肆虐,相继枯死,十棵小白杨中唯有一棵顽强地活了下来。日夜伴随着守卫边疆的战士们。1990年,总政歌舞团创作组的同志到新疆采风,为小白杨事迹所感动,谱写了歌曲《小白杨》,当年的春晚,阎维文把它唱响了祖国大江南北。这个原名塔斯提的哨所从此被称为“小白杨”哨所。据说阎维文来这里慰问,抱着那颗小白杨大哭:我唱了几十年的小白杨,今天才终于见到你!我想这种情感和我第一次见到新疆的白杨时,是一样的。于是我也走到那颗“小白杨”下(现在已经长得很粗了),高声唱起了《小白杨》。“……栽下它就当是故乡在身旁……”,唱到此处我完全哽咽了……

我的生命里注定有一种“白杨情结”——讲授白杨,让我收获了工作后的第一次奖励;在新疆邂逅神交已久的白杨,则是上天送给我的无声的伙伴,是它陪我度过了生命中最艰难的日子,给我心灵极大的慰藉!

我爱新疆白杨树!

(作者为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农工党天津市委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