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广场 >> 文化广场 >> 内容阅读

天津印象----一个中西合璧、古今兼容的魅力城市

作者: 来源:发布时间:2014年07月04日 点击数: 打印文章

 

王安龙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曾去过天津。那也是我第一次踏上这个著名的海滨城市的土地。当时,天津作为我国三大直辖市之一,在工业经济、商业贸易、海运、科技、文化艺术等多方面都远远领先于内地的发展,是我国北方的中心城市。它东临渤海、北依燕山、地跨海河两岸,四季分明,气候宜人,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沿海开放城市,也是我心目中一座神秘而美丽的城市。那次去天津,给我留下许多深刻的印象:美丽的海河穿越城市,蜿蜒入海;满是欧美式建筑的五大道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劝业场商业街;近现代史上一处处历史名人故居——梁启超、李叔同、曹禺、袁世凯、冯国璋……;还有闻名世界的“狗不理”、桂发祥麻花等等。

天津自从1860年被英法联军占领后被迫成为开放口岸。清末洋务运动时,这里就是洋务运动中心。西方列强各国在天津划有租界地,它们引进近代工业、制造业,发展商业贸易,办教会、医院、学校,也对中国民族工业的发展和封建政治文化的解体起到了推动作用。解放后,天津的轻工业发展更是领先全国。七十年代人们生活中很稀罕的几大件:如第一台电视机、第一块手表、第一架照相机、第一部电话、第一台汽车发动机等等都产自天津,显示了天津强大的工业优势。那时去天津出差的人回来时,总要给亲戚朋友捎一堆东西。常常有时尚的风衣、茄克、皮鞋、衬衣、手表,还有十八街麻花、杨柳青年画等,那个年代天津产品带给人们的是喜悦和兴奋,至今想起来还记忆犹新。

改革开放以后,八十年代初,老百姓家里刚有了黑白电视机时,天津就生产出了第一台中日合资彩色电视机。我父母当时攒钱换成外汇券后,托人在西安华侨商店才买回了一台,尽管只有十四,也已经很稀罕了。打开电视机看到那色彩如真的画面时全家人兴奋地心情至今还记得。我家有了这台彩电后,惹得邻居家的孩子们每天端着饭碗来看彩电,却再也不愿意看他们家的黑白电视。那个年代,能骑上一辆天津产的飞鸽牌自行车徜徉在街道上的感觉,要比现在开着一辆汽车神气多了,想来挺有意思。

其次是天津特有的文化传统和土壤成为艺术家之乡。天津是中国曲艺之乡,著名的相声表演艺术家侯宝林、马三立、常宝华、常贵田,快板书大师李润杰、张志宽,京韵大鼓艺术家骆玉笙等等。八十年代后涌现出来的影视明星、歌星更是举不胜举,冯巩、郭德纲、刘欢、陈道明、陈宝国可谓群星灿烂。我那次去天津就是受部队文工团指派我和几个战友一起去学习数来宝和快板书,这种艺术形式在部队文艺演出中是最常见的表演形式,因其取材于部队生活,生动活泼,简便易行,深受广大指战员欢迎。在天津曲艺团艺术家指导下,我的快板书技艺从打板技巧到唱(说)词,表演水平都明显提高。用行话说,就是上了路子。快板书大师李润杰的“劫刑车”、“千锤百炼”、“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等精彩段子,那时我们从模仿到背诵学唱,滚瓜烂熟,至今虽过了几十年,仍然能背出几段,对艺术家的崇拜也成为自己学习提高的动力。回来后,在下部队演出中,我们走遍了大西北的山山水水,从连队到边防哨所,从工厂企业到草原牧区,基层指战员和群众最欢迎的就是短小精干的曲艺节目,比起整部快板书,小段子和数来宝“学雷锋”、“六个老头战石头”、“每句话里都带‘兵’”等,更受观众欢迎。每当想起这些经历,我都会想起从天津学到的艺术,也自然对这个美丽的城市心存感恩。

天津人的热情好客,幽默健谈感动着外地人。那次去天津学习,我们几个战友挤住在一个天津战友的家里,当时正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第二年,街上有很多危房和防震棚,战友家原本就不大的房屋,因为我们的到来,更显得狭小。但是,他的老父亲——一个制鞋厂老工人,却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每天早上先给我们买回来煎饼果子早点,然后才去上班,晚上回来和我们聊家常,聊曲艺,老人忠厚善良,生活虽然清苦,但他幽默乐观,再加上他那地道的老天津话,让我听得很开心,觉得天津人性格中除了快乐还是快乐。他家的街坊邻居也给我留下这样的印象。那条街道好像是和平区贵阳路这一带。时隔三十多年后的20143月初春,受农工党中央办公厅游主任和天津市委会邀请,部分省市交流开展对台联络工作,我有幸再次来到天津。当飞机在渤海之滨这个魅力城市降落时,我的心情是喜悦又急切的,想赶快看看这座城市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举世瞩目的滨海新区建设当属天津在新的历史时期发展变化最大的亮点。它处在环渤海经济圈的中心地带。滨海新区拥有海岸线153公里,陆域面积2270平方公里,海域面积3000平方公里。包括了天津港、开发区、保税区等三个功能区以及塘沽、汉沽、大港区城区部分等三个行政区。滨海新区向世人展示了一个新时代的新天津雄姿,成为渤海之滨一颗璀璨的明珠!当年英法联军攻占大沽口的炮火硝烟让我们铭记国耻,今天的滨海新区则让天津人民在扬眉吐气时,更加热爱这块神奇的土地和宽阔的海洋。新区是一个新天津,老城区依然吸引着追寻历史和怀旧的人们,因为“津门故里”有过太多的历史故事。

入住远洋大厦后,隔窗可以看到海河两岸的城区新景象。原先我的老战友家住的那些胡同老房子都已改扩建成了漂亮的花园小区。八十年代的引滦入津工程给海河注入了水的生机,也让这座城市重新焕发出青春的活力。沿河两岸的休闲绿化带和公园里晨练的人们呼吸着母亲河畔清新的空气,休闲的老人们在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当我和同事漫步在民族街上,观赏着一幢幢昔日外国租界地建筑时,感觉好像到了欧洲一样。我们感叹历史,也感谢历史。当年各国列强来到古老而封闭的中国时,因为彼此的文化价值观不同,与封建保守的朝廷交流是很困难的。在清政府百般抵抗下,最终,西方各国用炮舰打开了中国的大门。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从独立的封建国家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广州、上海、宁波、福建、厦门等“五口通商开放”。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又有台湾、南京、天津、汉口、烟台、营口、九江等更多的城市先后被迫开放。尤其是天津成为9个西方列强的租界地。一百多年后,这些城市既经历了无奈的开放,却也成为了今天中国经济、文化的较发达时尚的地区。西方史学家把鸦片战争称之为“通商战争”,认为和愚昧顽固的清政府谈贸易、做生意,竟然不得不用武力才迫使清朝开放,真是奇怪。

我们在一幢幢哥德式、欧美式建筑前留影观赏,想尽力读懂这些历史的见证留给今天的启示……。走到“津门故里”老街道时,我还想找回那种老天津的各种买卖吆喝声和市井氛围,然而却已很少了。新的城市规划,使马路都变得宽阔现代。新建的老街景,毕竟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很多做买卖,摆摊,开门面的人都已经是外来人口,南方人不少,他们可能吆喝不出老天津的感觉。尽管如此,天津依然是一个让我喜欢的魅力城市。那晚,沈中阳主委请我们几位来自北京、陕西、青海的农工党朋友一起品赏著名的狗不理包子时,大家不约而同都选择了“传统馅”的包子,因为那是一种过去的老味道,也是天津的“名片”,大家在天津那个夜晚,聊得很久,很开心。 

(作者系农工党陕西省委会专职副主委)

 

上一篇:盐场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