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广场 >> 文化广场 >> 内容阅读

盐场晨曲

作者: 来源:发布时间:2014年07月04日 点击数: 打印文章

 

杜晓芳

 

 

 

 

 

 

 

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叫醒。凌晨3点,影友来接,一块跟随摄协主席去塘沽盐场采风。

一行人乘着蔚蓝的夜色,伴着点点星光,行驶在奔向盐场的路上。大概半小时拐进了土路,一股淡淡的海咸味浸入车内,夹杂几声狗叫我们到达了盐场。我们在一间亮着灯的平房前停好车。浓浓的咸味好像从四面八方都散发着一种特有的芬芳。这个味道很单纯,但又很有诱惑力。

从平房出来的刘师傅热情接待了我们,给我们每个人准备了高筒胶靴。带着我们走进方格子盐田。老远我们听见了机器的隆隆声,一处灯光照明处已有人影在穿梭忙碌着。我们直奔他们而来。

蔚蓝的夜色下,远处是城市的灯火阑珊,近处我们借着星光和盐田中作业工人亮着的灯光,沿着盐池小心地来到了工人干活的盐池旁。各自都调好了相机随拍,走到近处才看清楚有六位工人在盐池里扒盐,一位师傅在岸上操作一台机器。机器旁立着一个可以移动的照明灯,对着这块盐池。工人们说他们是凌晨3点开始工作的,只见这台隆隆作响的机器上的钢丝缆绳牵动着一位师傅用力推着扒盐特制的靶子。一堆堆闪着银光白雪似的盐被连拉带推着聚集到机器边盐池中。

这里安静,又繁华。说安静,是夜色下辽阔的盐滩像睡美人,在蔚蓝中编织美妙的梦。说繁华,是地平线微微润出的紫红,和着这块盐池中生龙活虎的干劲与机器的轰鸣声在演奏一章不败的咸味奏鸣曲。

盐滩中的工人们抢抓早晨凉爽的时光,开机扒盐,随着机器的轰鸣声,盐滩上卷起阵阵咸味的风,扒盐的人们满脸汗水,打破了一沉寂清一色生龙活虎有朝气的青年,脸上晶莹的汗水中透着蓬勃向上的朝气,习习微风中他们已经汗流浃背,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宽厚、诚实的笑容。

记得我们当年去工厂,农场体验劳动生活时,去过盘锦盐场,那时扒盐完全是手工作业,没有机器,一耙子一耙子地把盐推到池边,然后装到手推独轮车上,然后再一小车一小车推到大堆的盐山边,一锹锹堆高……

师傅们说,一般一个盐池大概40天左右出一池盐,这期间,下雨了,温度高低等对盐的产量都会有影响。他们十分辛苦,都是凌晨开始干活。今天的任务是两个盐池的盐都扒完。他们是塘沽盐场,第45组。20多人的小组大部分是20多岁的小伙子,1400亩盐田,每年出盐10260吨,60年历史,这种半手工似的扒盐,被天津市定位工业文化遗产,小伙子们个个生龙活虎。

我一直追随他们拍摄,记录他们劳动的场面和他们晶莹汗水的细微之处。

大概430左右,东方的红晕已经使盐池水面出现了暖暖的色彩。能见度好多了,也能清楚看清每张渗出细微盐分子汗水的脸,是那么富有正能量的朝气。

跟拍一位穿绿色短袖T恤的年轻人,他头戴一顶竹编的工作帽,穿着胶靴裤,身高大约1.8m吧。紫红的健康脸上挂着滴滴汗水,我说你们太辛苦了。这么早就干活,他笑着说,我们习惯了,你们也辛苦啊,这么早就来了。

他一趟趟来回推拉着耙子,一堆堆盐像是出水芙蓉般抖落一身尘埃,把最美、最洁白的璞玉呈现在眼前。又迅速被抽送到远处的盐山旁,再有卷扬机输送到高高的盐山之顶。

太阳羞涩的脸终于改变了羞羞答答的面容大大方方地投入盐池中。映照着每个盐工红彤彤的脸。盐花那么晶莹剔透,颗颗晶莹的盐分子已经浸透了我的全身心,有点咸,更多是芬芳,还略带些淡淡的苦涩。原来我们每天离不开的盐都是他们如此辛苦的结晶,我对他们肃然起敬。

我在拍摄他们劳动场面后,又特意为他们拍照个人肖像时,他们倒像少女似得有些羞涩了。他们说我们这个样子怎么拍啊,我说这才是你们最美的画面啊。他们欣然同意了,他们乐的很开心,很坦然。之后我把照片通过QQ邮箱一一传给他们后,纷纷回复我,他们都很高兴。

大概7点多,一个盐池结束扒盐,他们分工不同,之后留下两个人整理盐池,就是用完全手工的靶子把整个盐池整理平整。等待再次晒盐,他们告诉我大概一个月左右时间吧。

接着又扒另一个盐池。不知不觉中天早已大亮,站在盐池梗上,一望无际的盐田像田字格镶嵌在大地上,真美。我也很喜欢这滩涂的景色,更喜欢这盐场的晨曲。工人们朴实无华,干劲十足。大概8点了。真有些饥肠辘辘的感觉了。我问稍年长些的操作机器的孙师傅,我说您们几点下班啊,他笑着说,我们没有下班点,今天的任务就是这两池盐扒完才收工。我说那啥时吃早饭啊,他说,啥时干完啥时吃呗。哦,真的辛苦,放在池边的自备的水瓶少有人动,大家都很自觉,主动、有序地积极配合工作。他们很辛苦,但内心很阳光,我想这就是盐工的风采吧。

      (作者系天津市第五中心医院农工党员)